殇殇子

今でも あなたは 私の光。




你好你发现了一只殇子,感谢你的喜欢.

日月动画古兹马还会出场吗!!!!啊!!!一味骨子月似乎已经不能满足我了———————想看古兹马x智.........

今天你殇也是邪教贩卖者…。

码出骨子月就毒奶一口日月动画好了!

(毫无关联

就..当做树洞吐吐.

其实我也不是不想玩那个app啦……不想跟风是原因之一..还因为我超级清楚的就算玩了也没有机会加好友合影什么的啦.

不该想的东西封印就好啦!总之考完试了只等着ns到家然后月中去见落酱了..别的情绪...嗯,封印しよう。(c汪酱脸

我要开安柯坑和续之前考试耽搁的茂智脑洞!!

(大声

我真的好喜欢落酱落酱真的太好了呜呜呜我怎么能这么爱你———————如果你会照顾自己我会更爱你(假的本来就很爱你

想来和落酱真的认识了很久很久ww对我来说是非常非常幸运的事,所以以后也请你多关照啦!不管是一起说说废话还是聊脑洞产粮催对方早睡和吃饭都随时恭候!!

就还是,我最喜欢你啦!!

抽屜半開:

 @殇殇子  親愛的親愛的殤子生日快樂!!!!!!!

靠LOFTER卡得要死居然遲到了我好氣!!!!

是給你送禮物路上的三人組!!!


其實志保醬穿的是殤子的衣服,所以....所以我讓新一穿了我的私服(對我平時穿得是不是很帥ry

這兩個人...

Blessing for you.致我最亲爱的阿落.

占一个时间。


那晚怕来不及就只占了时间,是给阿落的突发短打,现在终于能发出来了.

本来打算不发了,后来想了想,我还是想炫耀我爱落酱(你闭嘴


  “呐?...我说,怎么了?突然发起呆了。”

  你猛地回过神,看到蓝衣少年放大数倍的脸,对方一脸好奇,手指在你眼前晃了晃。

  “那个,小智くん?...吗?”

  “是是!是小智哦!”少年听到自己名字被唤,有些高兴的笑了起来,他后退一点站直,你才看到黄色的电气鼠也趴在他肩上,ピカピカ地对你挥着小爪子。智看着你一脸没反应过来的表情歪了歪头,猜测道。

  “总觉得没...

『DC/绯色新』scarlet.

  ☆落酱生日快乐!! @抽屜半開 


  ☆绯色组.赤新主场


  ☆大正架空背景,军官赤井和大学生新一搭档经营侦探社.


  ☆没什么逻辑,撒糖为主,ooc致歉.


  begin.


   雨渐渐变小了,工藤新一加快几步走进屋檐下,合上手中的和伞置于门前。水珠划过蛇目伞的圈纹落在地面,不一会儿以伞尖为中心打湿地面聚成一...

立个Flag!等买了let‘s go皮卡丘我要用智君队来过!!!!!

伊布就....唔......随缘吧!

大不了茂智队混一起...。(喂

混更致歉x

我永远喜欢落酱和她的粮!!(捂心口躺平

抽屜半開:

「噓...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1波本柯P2安柯

明明提防著對方卻會把對方最脆弱的時間守護起來的騙子組真好

IPAD換了新膜好用到爆炸&畫板死了還沒有空拿去修

鹹魚了整整一週明天摸一下這個月的生賀...

突然發現是雙1111大家快樂錢包也快樂

『pokemon/茂智』万圣节都过了一届了才终于填坑的B.

  *大家好,还是吸血鬼茂x狼人智

  *超超超超甜腻的万圣节糖,蛀牙不要来找我x

  *别问可能没有后续了(。

  *ooc致歉


  OK的话.


  “呐!小茂!真的可以不戴帽子出去玩嘛!”


  少年一身毛茸茸的,竖起狼耳看着面前在镜子前照来照去的吸血鬼。茂手扶着下巴,转过头来打量着面前的少年。


  耳朵和尾巴刚刚好翘起,剪裁合适的服装裹在身上,领口有着柔软又保暖的毛领。智原地转一圈向他展示着衣服...

心碎沒有聲音

既然变成了接龙那么就塞大家吃修罗场www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!

大家,岚智务必了解一下(比心

抽屜半開:

先防雷,CP 阿嵐->茂智 慶祝會後,布拉塔諾研究所內

為啥抽筋短打了這麼一篇後面再說,先放文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布拉塔諾博士,請問能借電話一用嗎?」


「當然可以,但是剛巧10分鐘前智君也來問我借了電話,不知道用完了沒有呢?」

被這樣告知後,出了布拉塔諾博士的研究室後拐了兩個彎,阿嵐駕輕就熟到達了休息室。果然看到了一個藍色的身影。


看來要等一下了。阿嵐這麼想著,在休息室的沙發隨便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。智沒有發現有人進來了,正...

【蘭智】心碎沒有聲音

没错就是宵酱这篇让我对岚智下手!!!我要吹爆宵酱的岚这个岚才是真正的岚(


朝晨之君:


心碎沒有聲音


*這標題熟不熟悉啊,驚不驚喜啊!衍生自落醬!


 是蘭智,寫得特別糟(捂臉)



  既然是重要的東西,如果在你猶豫不決的時候不見了,誰來賠你?



  明明已經不是小孩子了,卻還是因為這樣一句話衝動行事可真的是……遠行的飛機上他正望著窗外,除去一遍白色的雲只剩下了遠天的天空,湛藍的如同海洋遼闊深遠。可他未曾有過心思去欣賞這些,只是獨自地、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

  ...

© 殇殇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